舒芜先生在给《红楼梦》作序的时候曾经说过:红楼一梦的可贵,不仅仅在于文学价值的高深,更是因为这《金陵十二钗》唱出了封建末期女性的觉醒。一曲红楼,万声叹息,是那样世态炎凉,贫富悬异。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造就这种社会黑暗的根源即是阶级的不平等,人性的不纯真,更是性别地位的不公正。红楼一梦,写尽了大观园里的繁盛,写尽了豆蔻年华的热烈,亦写尽了这所有盛大繁华掩盖之下因男尊女卑而引起的重重悲剧。那一个个鲜活灵动的生命,有纯洁善良的心灵,有感动世间的美丽,有字字珠玑的清好词工,却只能在那成年男子控制之下的凄冷社会里唱出一曲又一曲的悲歌:被折磨至死的...